栏目导航

黄大仙救世

明治维新150年︱最后的武士——日本西南战役始

更新时间: 2018-11-29

1869年,德川幕府被萨摩藩(九州西南部)跟长州藩(本州西部)为首的维新派(倒幕派)击败,国家大权归于明治天皇,因其年幼,实际上权力把持在维新派手中,最重要的三个人物是出生萨摩藩的西乡隆盛和大久保利通,以及诞生长州藩的木户孝允,又称“维新三杰”。

1870年,明治政府启动户籍改革,将“武士”改称“士族”,宣布“士农工商,四民平等”,允许士族种地、务工和经商,也允许平民出身的人当官。因为生涯所迫,良多被政府砸掉半个铁饭碗的士族当起了佃农、工匠,甚至人力车夫,而从前横穿武士队列就会被砍头的农商子弟则考取官身,管起了昔日的老爷们。

在与幕府的战役中,维新派对偏向自己或者保持中破的诸侯们曾作出诸多妥协,常设容忍他们割据一方。待到战火平息,急于推行改革的木户孝允信念首先收权,力主进行“版籍奉还”,逼迫各藩将土地和人口交给核心政府管辖。

甲午战斗以来,我国对日本明治维新的表述侧重于其措施和成果,即日本如何通过自上而下的改造成为列强之一。事实上,明治维新与历史上很多大变革一样,触动了某些旧有利益阶层的蛋糕,最终以内战停止。存在日本特色的是,内战双方均宣布效忠明治天皇,并且曾经并肩作战。其中曲折,要从明治初年开始谈起了。

经过西乡隆盛等人的努力,日本的诸侯们全部交出了土地和人口,中央还借机设破“御亲兵”和“镇台”(后来各个日军师团的前身),既接受了不少下级武士从军,又强盛了中央的实力。大部分武士未能在军队中谋得差事,明治政府为他们专门颁布了“俸禄制”,由中央财政支付过去各藩负责的武士工资(但下降了一半左右),省得他们金玉满堂。

日本维新三杰:木户孝允、西乡隆盛、大久保利通

对这样的局面,西乡隆盛和大久保利通都很不满意。担当陆军元帅的西乡,深感“四民等同”是对士族卸磨杀驴,羞愤地将自己每月500日元的工资只留下坚持生活必需的15日元,其余都放在自家客厅,听凭困窘潦倒的士族自取;而时任大藏卿(财政部长)的大久保眼见朝廷收入未然顾此失彼,每年还要被多少十万个士族家庭白白吃掉四分之一,同样满腹冤屈,苦思解决之道。

世人未曾料到,这是西乡隆盛和大久保利通这对乡亲兼好友最后一次在国度大政上通力配合——二人都是爱国者,但他们眼中的“国”却是不同的——西乡的日本与武士是一体的;大久保的日本却可能不武士。

身着陆军元帅制服的西乡隆盛,实际上他本人并不喜好西式服装

表现日本各诸侯向中央交出土地和人口的绘画

最初,西乡隆盛跟大久保利通二人对木户孝允的决定均有所保留,但态度存在奇妙的差别。西乡隆盛笃信武士必须像从前多少百年一样作为日本的中坚,推进中心集权要以保障武士江山不变色为前提;大久保利通同意文官主政,担心废除诸侯操之过急造成地方生乱,渴望匆匆图之。

标签 西乡隆盛 日本 武士 西南战斗 官军

隔阂初现:从“版籍奉还”到“四民同等”